我的小说资源库

请君临城

请君临城 鸣域

简介:普通的大一男生临城,偶然穿越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皇朝—锡元国。因报恩,他舍命相救,结识邻国皇子,展开瑰丽画卷。因无意,……

~扫码在手机阅读漫画~

~扫码在手机阅读漫画~

小说介绍

普通的大一男生临城,偶然穿越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皇朝—锡元国。因报恩,他舍命相救,结识邻国皇子,展开瑰丽画卷。因无意,他阴差阳错解开了神秘国师的诅咒,却让自己命悬一线。因纠缠,他陷入皇帝的深情桎梏,却发现惊天秘密。因不忍,他挑起大任,担当皇子们的老师,与一群小鬼斗智斗勇。前世的锁链是否注定捆绑今生?颈间的红朱砂,耳上的璀璨耳饰,竟牵扯怎样的命运。谁说命中注定,就不能改变......青梅煮酒请诸君,共赴瑶池临仙城。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 近期恢复更新+修文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对于中途的断更,鸣域表示很抱歉,文章一定会完结的!希望2013依旧有你们的陪伴。鞠躬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关于本文:1:本文是耽美文(BL文),纯情,言情控请绕路。2:练笔之作,纰漏不妥之处难免,请勿较真。3:本文不V,姑娘们放心看,如转载请署上本人名号。4:鸣域不是专业写手,不敢保证日更,但不会弃坑。5:如果观看本文会产生头晕目眩,恶心呕吐,便秘怀孕等症状,请自动点红X。6:文章涉及以下内容: 穿越(到古代),架空,种田,伪修仙。 穿越为主线,因牵扯前世今生,文中有微量玄幻色彩。 主受,第三人称,不虐,HE,1V1,暧昧多。 也许你会在这文里发现腹黑,面瘫,天然呆,大叔,冰男,小正太。 长篇文,字数不详,具体见(作者有话说) 关于肉或者骨头汤之类,严打期间,低调行事,但会有。7:如果看后能打分留评,无疑是对鸣域最大的鼓励。8:那么,开始吧......

请君临城数据

  • 打分人数:185
  • 分数:0
  • 留存率:30.00%
  • 帖子数:185
  • 最近订阅:23
  • 日更数字:0

章节目录

截至今日一共 100个章节
  • 云雾散
  • 君欲行
  • 欢喜宴(三)
  • 欢喜宴(二)
  • 欢喜宴(一)
  • 风欲静(修改)
  • 云遮月(修改)
  • 夜迷离(修改)
  • 星光醉
  • 生死线
  • 情意暖
  • 锁心结
  • 秋意冷
  • 琉璃谜
  • 回音村
  • 海浪起
  • 无名谣
  • 夕阳祭
  • 江南泪
  • 千年寒潭,冰雕莲座(下)
  • 千年寒潭,冰雕莲座(上)
  • 归尘宫
  • 冷硝烟
  • 三色门
  • 酒中计
  • 绝情殇
  • 江南梦
  • 雾色缱绻,水波荡漾(补)
  • 雾色缱绻,水波荡漾(下)
  • 雾色缱绻,水波荡漾(上)
  • 心动处
  • 执子手
  • 风无痕
  • 风骤停
  • 风乍起
  • 乱桃花
  • 红木棺(下)
  • 红木棺(上)
  • 太傅府
  • 圣恩宠
  • 局中棋
  • 千年恋
  • 别惊心
  • 千年谜
  • 虐身心(下)
  • 虐身心(上)
  • 遇绿邪
  • 翠竹阁
  • 占卜术
  • 识真心
  • 别白螟
  • 蛇灵珠
  • 救白螟
  • 与君行
  • 第二卷:五味灵药
  • 修行(七)
  • 修行(六)
  • 修行(五)
  • 修行(四)
  • 修行(三)
  • 修行(二)
  • 修行(一)
  • 希望
  • 无眠
  • 番外:玉子磬+芷蓝(二)
  • 番外:玉子磬+芷蓝(一)
  • 受伤
  • 特训
  • 师徒
  • 博弈
  • 觐见
  • 浅尝
  • 绝色
  • 意外
  • 坦白
  • 芷蓝
  • 面圣
  • 错乱
  • 玉季
  • 识草
  • 交易
  • 试药
  • 森冷
  • 天敌
  • 氤氲
  • 梦境
  • 星宿
  • 天牢
  • 夜探
  • 改造
  • 守护
  • 美人
  • 身份
  • 需要
  • 诸仙
  • 变化
  • 逃生
  • 白萸(修文)
  • 遇袭(修文)
  • 穿越
  • 表白
  • 第一卷:锡元传说
查看全部

热门话题

热门书评

牛半仙脑内不纯洁小剧场: 恢复记忆又心力交瘁的临城被星宿找到带回府中,休整了一天,拒绝任何探病者,这之后他继续去皇家书院上班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 这天,临城照常下班回到府上,仰头就躺倒在了床上,他只能用忙碌来强迫自己忘记那些痛彻心扉的回忆,身体忘记了,但心里没忘记,...

白螟,就像他的名字一样,善良而纯净的灵兽。然而,情关难破,即使有着上千年的修行,他依然无法挣脱感情的枷锁。千百年前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他就叫嚷着要和师傅永远在一起,因为他喜欢他的师傅。千百年后,他为了救那个人的转世不惜付出生命,因为他爱他的师傅。 自古多情原多病。...

热门评论

  • 用户名
    请君临城

    白螟,就像他的名字一样,善良而纯净的灵兽。然而,情关难破,即使有着上千年的修行,他依然无法挣脱感情的枷锁。千百年前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他就叫嚷着要和师傅永远在一起,因为他喜欢他的师傅。千百年后,他为了救那个人的转世不惜付出生命,因为他爱他的师傅。 自古多情原多病。 只是我不知道,面对这样一份沉重的感情,病的是白螟,还是城临仙君,还是今世的临城,亦或是作为看客的我。 . 白螟的出场次数并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屈指可数,可他带给我的那份伤怀却是难以言喻的。他的出场带着一丝丝可怕的感觉,毕竟在那么个破地方又是月黑风高的时候,任他什么灵兽都会被当成妖怪吧。但从一开始,我就本能地觉得,这会是一条带来祥瑞的蟒蛇,他在那样的时刻出现,必然会带出一段故事。 也许是因为白色的事物容易让人产生好感,所以,我记住了这条通体雪白的蟒蛇。然而,看到他的死时,我宁愿我一开始就不曾记住他,那样,我还可以仅仅是作为一个看客,唏嘘一下他的情深不寿,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久久无法释怀。 . 看“与君行”和“别白螟”这两章时,我正坐在去往湘西的火车上,望着车窗外的青山绿水,突然就忍不住泪如雨下。隐蛟隐蛟,白螟不就是该潜隐在这种山明水秀的地方吗?可是为何选择放弃千年修为以及性命去救他人的爱人,为他人作嫁衣裳呢?是的,很长一阵子,我都在怨恨着星宿的自私,他明知临城的生要以白螟的死为代价,也还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。一句“我答应你,以后会好好守护他”便换走了白螟的生命。 星宿,你不会知道,在我看到白螟闭上红宝石般的眼睛时,我心里是在怎样的恨着你。当然,以你的个性自然也不屑知道我的想法。 我就这样慢慢往下看,才知道,白螟不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,他救的,是自己的爱人,一个没有与他相爱的,他心里的爱人。 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,是为世间七苦。白螟基本上都经历过了,至少我觉得是这样。但这都还不算什么,有人说,最苦不过相思,而这才真是白螟的劫。 . 【五百年前—— “师傅,我喜欢你。” “傻孩子,我也喜欢你呀。” . 三百五十年前—— “师傅,我爱你。我要一辈子跟你在一起。” “傻螟儿,我也爱你啊,只是我们不能一辈子在一起,以后你就懂了。” . 二百年前—— “师傅,我不想只做你的徒弟。 “当然了,我的傻螟儿,你还是师傅的孩子呀!” . 他懂了,师傅可以给他一切,除了爱情……】 . 城临仙君从一开始就明白一切,所以他进退有度。可白螟不是,他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才弄明白一个残酷的道理——他的师傅,永远不会给他爱情,无论他有多爱他。如果最初的喜欢是充满希望的,那后来的单恋会是怎样的苦楚?我不知道,我只是心疼。 在你身边时,他静静看着你,爱着你,希望有朝一日,你可以如他一般让爱情开花。 你不予回应时,他默默等待着,暗叹着你与他心意不通。 你转世后,他痴痴追随着,面对着记忆中没有了他的你,无怨无悔。 你命悬一线时,他倾尽所有,只为换你一命,微微奢望着你能回想起有关他的一点一滴。 临城,你是城临仙君,你也不是城临仙君,但他从一而终地选择了你,只是因为,他爱你。 . 情之一字,本就无解。 . 临城,想起了一切后,你难过吗? 难过的话,就记住他吧。 因为,白螟是那样爱你,爱到让你不忍再忘记他。 . 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 . 现在,你终于知道了一切,却再也不能对白螟说什么了。 临城,失去了白螟,你难过吗? 难过的话,就请忘记他吧。 因为,白螟是那样爱你,爱到舍不得让你难过。 . 记忆里,还是那双红宝石般的温柔双眼,却也是永远停留在了记忆里。 白螟白螟,如果有来世,要记得,情深不寿,强极则辱。 可是,我想,即使我这样告诉他,他也不会记得。 白螟一定会在烟雾迷茫中回首对我说一句,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 . 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 临城,你现在,知道了吗?

    2013-07-02 15:31:57
  • 用户名
    请君临城

    牛半仙脑内不纯洁小剧场: 恢复记忆又心力交瘁的临城被星宿找到带回府中,休整了一天,拒绝任何探病者,这之后他继续去皇家书院上班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 这天,临城照常下班回到府上,仰头就躺倒在了床上,他只能用忙碌来强迫自己忘记那些痛彻心扉的回忆,身体忘记了,但心里没忘记,所以每天他一回府就逼着自己睡觉,只有在睡梦中才会偶尔看见那个翩翩白衣少年。 忙了一天的身体很快就进入了浅眠状态,不一会儿,他又模模糊糊地看见了那抹许久未见的白色身影,只是这次他不是出现在倚红殿,也不是在归尘居,而是出现在了他卧室的门口。那人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,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,临城和以往一样扑进那人怀里,鼻间传来了熟悉的味道,他抱紧那人,生怕他从眼前消失似的,他慢慢地把手摸上了宁白萸的脸,也许是内心不愿接受宁白萸死在自己面前,所以每次他都看不清那张绝美的脸,这次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,难掩心中激动的心情,他张了张嘴:“你……”,后半句话被身后的异|物打断了,临城不解的抬头望向宁白萸的脸,他看到了宁白萸眼中揶揄的笑意,边笑边抬起一只搂着临城的手举到了临城面前…… 这是,临城才看清刚刚身后的异|物是什么——那是一块木板,临城看着眼熟,待他看到木板上更加熟悉的字迹时,脸刷的一下红了。 “祭.爱人.宁白萸.临城立”宁白萸倾身贴上临城的耳朵,在他耳边不轻不响地读了出来。 不知是因为话里的内容还是那温|热的气息,使临城的耳朵也红了起来,他想推开眼前让他心跳不已的男人,又不舍,怕这南柯一梦被自己给亲手毁了,那本该推开那人的手也就停放在了眼前人的胸口,指尖传来强健有力的心跳声,和自己一样的快速…… 临城心里有一大堆的话想和他说,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:“你终于回来了……” 宁白萸更加用力的拥紧了怀中人:“恩。城哥,你久等了,白萸回来了”说罢,打横抱起了怀里还来不及反应的临城,三步并两步来到了床上,双手支撑在了临城的身体两侧,他暧|昧地看着临城说:“那城哥是不是该履行‘爱人’的责任呢?”说着还晃了晃手中的木牌,临城被羞红了脸,气急败坏地想伸手去抓那块让自己丢尽了脸的木牌,临城怎么可能抢得过武功高强、鬼畜王霸的宫主大人,反而被宁白萸抓住双手摁在了头顶,他不急不缓地压下身子,轻轻地在临城耳边吹了口气:“城哥不会忘了在千年寒潭的那时候没做完的事吧?这火,白萸忍了这么久,城哥不该负责灭了它吗?”话落,一个暴风骤雨般的吻堵住了临城的回答…… ……一室旖|旎…… 第二天早上,临城习惯性的翻了个身,在一阵腰酸背疼中醒了过来。他摇了摇模糊的脑袋,抓了抓自己的鸡窝头,不禁感叹嘟囔:“昨晚的梦真是重口味啊!”说着,想要起床穿衣,却发现腰上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! 临城在风中凌乱了。他机械地转过鸟窝头,不敢置信地看到那个盯着他,笑得一脸鬼畜邪魅的赤|身美少年……

    2013-07-02 15:31: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