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说资源库

半妖司藤

半妖司藤 尾鱼

简介:半妖司藤人活在世上,得有个目标,有个奔头.连小学生写作文都写,我的梦想.——你的梦想是什么?——重新做回人.你呢?——重新做回妖.本……

~扫码在手机阅读漫画~

~扫码在手机阅读漫画~

小说介绍

半妖司藤人活在世上,得有个目标,有个奔头.连小学生写作文都写,我的梦想.——你的梦想是什么?——重新做回人.你呢?——重新做回妖.本文通知*我感觉这是一篇有点灵异有点悬疑有一小点恐怖的文吧,也不是单纯的言情,但总得言点情吧……

半妖司藤数据

  • 打分人数:93
  • 分数:9.1
  • 留存率:66.82%
  • 帖子数:81
  • 最近订阅:4239
  • 日更数字:-1

章节目录

截至今日一共 110个章节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⑦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⑥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⑤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④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③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②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①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⑩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⑨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⑧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⑦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⑥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⑤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④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③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②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第①章
  • 【五年后 西竹】 引子
  • 【尾声】 尾声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九卷 同归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八卷 司藤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七卷 白英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六卷 秦放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五卷 赤伞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四卷 故地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三卷 妖踪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二卷 青城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⑩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⑨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⑧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⑦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⑥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⑤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④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③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②章-修
  • 【第一卷 囊谦】 第①章-修
  • 【引子】引子
查看全部

热门话题

热门书评

刚开始看觉得女主挺傲娇的,并且公主病晚期,后来慢慢就改观了,情节也越来越精彩,结果发现男主和女主竟然有那样一层关系,奇怪的是我居然不反感,一般喜欢看1v1 或者身心净的,可能是作者把司藤和白英写的一点都不像同体的,反正感觉写的替特别好,就是结局吧有点不尽兴,司藤和秦放那...

半妖司藤这本书我看了两遍。我记性不好,但是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昏黄的灯光,司藤踩着一双高跟鞋,长发如瀑,一身把身材凸显到刚刚好的旗袍,娉娉婷婷,不急不缓的走到那个黄包车夫的面前。虽然很诡异,但我觉得很美,民国时期那种独特的风情,妖娆,带刺,却很坚韧。我实在觉得现实生活...

几乎把鱼总的书都看了,真的,十几年的书龄,很少能找到让我有耐心把书看完的,但鱼总的每一本书都让我能熬夜看完,就一句话真的好,还有从书里应该能看出一点作者的希冀或者本身性格吧,鱼总应该是喜欢沉稳刚毅但对自己喜欢的女子又温柔幽默的,因为每个男主角都是这样,让人喜欢的不得...

司藤。这个名字并不好听,叫久了,就有韵味了。 白英。浅浅的音调,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,七年,守候。 司藤说她要做自己,然后化作藤,归于山林。 她说她不明白,她哪里不如白英。她想要做妖,白英却抛下一切的妖力去跟一个平凡人生活。可到头来,白英还是比她强。她死在白英手中。...

司藤说,想做一次自己。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。 1910年精变于西南,是天师丘山为了前程而饲养的一只妖,所谓的性狠辣,同类相杀,逢敌从无败绩,妖门切齿也只不过是为了生存所做的选择。丘山待她如草芥,功成名就后又想过河拆桥。 司藤说:【妖能依山林丘泽而活,有什么理由一定要去害人...

热门评论

  • 用户名
    浮华一指流沙

    镜子里,一个面目平淡的年轻女人,眉眼轻细得像是潦草点画上去的。 西竹的额头发汗。 有人从屋里出来,是个中年女人,头发齐整绾在脑后,盘扣的褂子、阔脚裤。 她说:“你就是这两天替我的姑娘吧?” 西竹茫然:“什么?” “秦先生让我休息两天,这两天会有人来帮我顶班,就是你了?” 秦先生?是秦放吗?他老早知道了她会来? 那个中年女人拉她进去,吩咐她要做的活儿,洒扫、熨烫、给花浇水、给鱼喂食。 西竹的脑子乱成一锅粥,连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。 她的脸,是在什么时候产生变化的?进了这个院子之后吗? 她对这个院子,忽然生出莫名的恐怖来,跌跌撞撞,逃也似的,离开。 路上,她再一次拿出镜子来看,如释重负。 这一次对了,是西竹,熟悉的眉眼,漂亮到让人咋舌。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,连小伙伴都猜:“你不是你妈妈亲生的吧,你这么漂亮。” 西竹回望那个院子,山上起雾了,蒙蒙的,罩在院子四围,缓缓地飘,像幻境。 这一路,奇怪的事情逐渐发生,每个人、每一张脸、每一句话,都让她如坠云里雾里。 就此掉头,回家吧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。秦放,也只不过是幼年记忆中模糊的脸,能不能再次清晰,有那么重要吗? 她在原地站了很久,心底深处,忽然飘出一句话来。 到底意难平。 西竹把抹布拧了水,一下下擦拭那张红漆嵌珐面条几,动作笨拙,但认真。 擦拭的时候,她歪着头,看对面墙上悬挂的那幅画。 这画简朴之至,说简朴都是刻意褒扬了,平心而论,堪称拙劣,出现在这种地方,格格不入。 还有几句文不对题的题词。 白雪茫茫,残影慌慌。 夕阳照水,骨浮峰上。 又有一行小字:1946年冬,携妻、子游湖,戏作。 难不成是秦放的长辈? 又或者…… 她的心怦怦跳:是秦放吗?他或许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不会老,也不会死,避居在这样隐秘的院子里,精心地收藏一切带有回忆的旧物。 院子里有脚步声。 西竹全身一震,过电般,回头。 她看到一个男人走进来。 二十六七岁模样,身形挺拔,眉眼温和而沉静。 记忆里的那张脸,忽然清晰,和他重合。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,她搂着他的脖子,委屈地掉眼泪:“秦放啊,你卖了我,我再也不喜欢你了,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了……” 委屈的感觉,似乎从未断绝,绵延至今。 为什么不要我? 秦放也看见她了,微笑:“你来替张嫂的班?叫什么名字?”哦,对,她差点忘了这一出。现在,她只是一个面目平淡的年轻女人,手里拿着抹布,做着小时工做的活儿。 这不是她想的,她想光鲜漂亮地出现在他面前。 她攥紧抹布,低声回答:“西竹。” 说的时候,心跳得厉害,目光须臾不离开他的脸。 你会有印象吗?会记得吗? 他说:“好名字。” 又说:“司藤出去散步了,你去泡一壶茶,狮峰龙井,待会儿端到院子里来。” 泡茶?怎么泡? 西竹只会喝茶。 她急急地上网去搜。 狮峰龙井,多用玻璃杯,因为汤色碧绿明亮,香馥如兰。 水烧滚,壶盖突突翻着白气。西竹赶紧去掀,烫得丢开,玻璃杯又在哪儿?翻箱倒柜,没有。 手忙脚乱间,秦放进来了,像是早就预见到她的狼狈,微笑。 手把手教她。 ——“不要用玻璃杯,司藤不喜欢,用青花盖碗,托碟。” ——“沏八分满,一手托碟底,一手执杯耳。递给她的时候,屈膝、弯腰,要恭敬,茶碟最好举过头顶。” 西竹内心觉得反感:“为什么?” “我自己家里,也有阿姨,也有洒扫的小时工,彼此都尊敬客气,不会这样……” 秦放说:“你理当敬她一杯茶的。” 你理当敬她一杯茶的。 西竹那些不悦的情绪忽然冷却,她看着秦放的眼睛。 秦放还是微笑,提醒她:“都记住了?” 他转身离开,西竹在身后问他。 “秦放,你知道我是谁吧?我为什么理当敬她,我是不是欠她?” 西竹终于见到司藤。 春寒料峭,她却穿得少,宽松的棉麻衫裙、软底的鞋,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,慵懒而随意。 手里拎了根松枝,上头结着好大的松塔。 秦放迎上去,携了她手:“这么久?” 她说:“我在山里,自在。” “你是自在,活得像个谪仙人了。” 司藤把松枝给他:“闻闻,好香。” 秦放接过来,说她:“越发没长进,跟松鼠抢食吃。” 司藤笑,眉眼清泠:“小丫头来了?” “来了。” “那我该去化个妆。” 秦放说:“这样就很好。” “真的?” “真的。” 司藤不施脂粉很久了。 从前,总要精雕细饰,精致到一丝不苟,美衣华妆、珠拥翠绕,她自己都说,其实并不喜欢,她只不过是一株藤罢了。 那为什么又要那么修饰? 起初,是因为惶恐不安、没有底气。你不是人,却在人世讨食,于是务必要鲜亮,咄咄逼人、压人一头,毕竟先敬罗衣后敬人,是普世法则。 然后呢,声名鹊起,爱惜羽毛,端起的架子再也放不下去。别人会说,那是司藤啊,风头一时无两,逢敌从无败绩。 她理当光鲜体面。 什么时候开始有变化的? 是和白英斗个你死我活,左手和右手互搏,掌心和掌背反目。尘埃落定,心里荒草丛生,想想真是无趣。 再后来,得以和秦放重逢,寻了旧处住下,沪上、道士、白英、赤伞,当初你死我活的纠葛,都成了味道散尽的前尘旧梦。 那些她并不喜欢的、不在意的、不属于她的,一点一滴地,都远离了。 现在就很好。 如果不是西竹找来,过去的那些事情,她都快忘记了。 司藤说:“让这小丫头,给我敬杯茶啊。” 西竹走过去。 手一直在抖,捧着的盖碗托碟发出磕碰相撞的声音。秦放中途过来接住,说:“别打了盖碗,摔碎了,司藤该不高兴了。” 司藤看了秦放一眼。 “秦放总是给小丫头放水。” “有吗?” “有。” 秦放看西竹:“可能是心里总觉得对她不住。那时候,哭着喊着不让我把她送走。” 西竹的眼睛蒙上水雾。 果然他就是秦放,当年的那个秦放。 司藤伸手招她:“过来。” 西竹走过去,对司藤,她有一种奇怪的亲近。 司藤抬头看她:“听说,你快二十岁了。” 西竹不说话,看她,像在看自己。但又不完全像,司藤跟她不同,眼神、气场,甚至微笑。 她那么安静,像是飓风席卷而来、泰山崩于眼底,都始终能临渊峙岳。 “你想问什么?” 想问什么? 其实有好多话想问。 ——为什么,秦放不会老? ——为什么进到这个院子,我的脸就变了? ——为什么你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? ——我是谁?从哪里来?父母是谁? 千头万绪,一时间反而无从问起了。 司藤提醒她:“不过你要想好,问还是不问。” 问还是不问? 西竹的脑子里翻江倒海。 她离家出发,目的那么简单,只是想要一个答案。以为很普通,以为即便有故事,也不过是家常故事。 可是,事情一点点地,向着无法掌控的方向滑去。 司藤说:“你问的话,我会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你;你不问,我就送你一个礼物,生日礼物。” 西竹犹豫了一下:“我能不能想一想?” 司藤说:“好啊,你慢慢想。” 她起身回房,经过秦放身边时,低声说了句:“你怕是又要给小丫头放水了。” 秦放失笑:“她是西西啊。” 那个曾经在他怀里抽噎着,哀求着“秦放,不要把我送走”的西西。 院子里,只剩了西竹和秦放两个人。 西竹问秦放:“我该问吗?” 秦放说:“这个问题,只跟你自己相关。” 他从边上的花树上折了根枝,屈膝蹲下身子,唤她过来。 西竹听话地走过去,蹲在秦放身边。 秦放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圆圈。 “这是你现在的生活,还满意吗?” 西竹咬着嘴唇,虽然不是十全十美,但……没什么不满意的。 秦放又在圆圈外画了个小圆圈,很小很小。 “这是你想知道的真相,可能无关痛痒,知道或者不知道,都什么关系。” 西竹点头。 她明白秦放的意思,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,那么重要吗?未必,只不过是从日历上的某一格,换到了另一格而已。 花枝触地,这一次,画的是个大圆圈,很大很大,大到她之前的生活,相形见绌。 “真相也可能是这样的,让你无法接受,甚至吞噬你现在的生活。这个问题,只跟你自己相关,你自己去选。” 西竹的手慢慢攥起。 “秦放,你当初,为什么要把我送走?” “因为想让你过正常的、普通的、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 秦放问她:“对邢家,还满意吗?” 西竹含着眼泪笑起来:“你为我,找了个好买家。” 邢先生接到秦放的电话。这么多年来,头一次。 他放下手边的活儿,带着太太飞蓉城,在青成景区门口接到西竹。 她刚刚逛完景区,累得气喘吁吁,抱住邢太太的脖子撒娇喊累。 邢先生小心看着西竹,问她:“西西,你还记得,自己来青成干什么吗?” 西竹咯咯笑:“爸爸,你怎么啦?我来玩儿啊,爬山啊。” 邢先生长长松了口气。 秦放没有骗他。电话里,秦放对他说,西竹是被收养的这件事,以后,邢家就永远不要再提了,西竹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个秦放叔叔了。 到底如何做到的,邢先生很纳闷,但他不想去问。 他觉得,人不用活得那么清楚,糊涂一点,说不定反而是福气。目光如炬,眼底纤毫不露,反而累,身累,心也累。 司藤目送着西竹一行离开,怅然若失。 她对着秦放叹气:“小丫头居然选择不再问,挺出乎我的意料。” 秦放问她:“要是你,会问吗?” 司藤想了想:“会问的。” 秦放说:“那是你。现在跟你说,你原身不是藤,是块石头,你也无所谓。但是西西不一样,哪怕你告诉她她不是真正的人,她都会夜不能寐。” 司藤叹气:“一点都不像我。” “怎么会像你,你让她在那样的环境长大,就注定她跟你截然不同。除了相貌,她跟你哪都不一样,她跟你是两个人。就像白英和你。” 司藤长长叹了一口气,轻声说:“有点累了。” 祛除小丫头的部分记忆,动用了妖力。可是,这大概是送给西西的,最好的生日礼物了。 秦放过来,伸手搂住她。 司藤把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,微微合起眼睛。 每次累了,她都会这样,倚着或者靠着秦放,休息一会儿。 她低声说:“因为西竹来,我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,很多人。” 比如…… 颜福瑞。 那一夜,在颜福瑞的病房。 王乾坤盯着颜福瑞,说了句:“你们说,昏迷了这么久的人,脑子里会想些什么呢?是一片空白,还是会像过电影一样,什么人都有?” 秦放没有说话,倒是司藤说了句:“那就去看看啊。” 王乾坤吓了一跳:“这还能去看吗?” 司藤说:“能啊。” “我们三个,加上颜福瑞,正好一桌麻将。” 麻将? 王乾坤想起很多年前,司藤威胁道门一干人时,也用过类似的说辞。 ——索性一起死啊,人多热闹,到了下头,还能凑几桌麻将。 司藤小姐,是真爱打麻将啊。 他们围坐床边,一个挨着一个,牵起手来。末了,司藤把手,轻轻摁到了颜福瑞的额头上。 王乾坤想着:老颜啊,老颜。 记忆翻飞,那个在蓉城车站牵着瓦房翘首等候他的颜福瑞,那个抱着电锯,气喘吁吁追得他魂飞魄散的颜福瑞。 一晃,都十几年了。 沙沙沙,翻书的声音。 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,紧接着,场景渐渐清晰。 青成山,蜿蜒的石板道,一阶阶地往上,山雾弥漫,好像还滴着雨。 三个人,慢慢地上去。空气中,弥漫着让人食欲大开的浓香。 前头,是“天皇阁”小庙,庙不大,香火旺盛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而出了庙的人,马不停蹄,右转,边上是…… 颜福瑞火锅店。 边上立着好大一个广告招牌,内容介绍是:巴蜀各色风味火锅、麻辣串串香,总有一款适合你! 下头是广告画。苍鸿道长打头,身后跟着青成山张少华真人、龙虎山马丘阳道长、齐云山刘鹤翔先生、柳金顶、沈银灯、丁大成,还有白金教授,所有人抱着双臂,自信满满。 广告语是:各大道门道洞诚意推荐! 进得店面,香雾蒸腾,正不辨左右,右首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。 “我日你个仙人板板哟……” 朝右看,六七岁的瓦房,怒目圆睁,扎根朝天辫,更添精神:“我师父在福利院当过大厨,啷个会用地沟油撒……” 话音未落,头上挨了个暴栗。一身西装笔挺的颜福瑞,训斥瓦房:“素质!素质!” 他边上,是戴着安全帽的宋工,正点头哈腰地,展开一张工程图给颜福瑞看。 颜福瑞大手一挥,说:“开发!必须开发!所谓拜水都姜市,问道青成山,我们一定要把青成山推向世界。宣传稿可以让我的老朋友王乾坤道长来写,他英语好……” 王乾坤笑起来,笑着笑着,眼睛就湿了。他问司藤:“司藤小姐,颜福瑞看不见我们吗?” “看不见,是我们来拜会他。” 管账的人出来了,捧着账本,拄着拐棍,摇摇晃晃,老朽不堪。秦放不认识,司藤轻声说了句:“是丘山。” 哦,那个只闻其名,不见其面的丘山。 颜福瑞看着账本,眉头深锁:“师父,这账不太好看啊,这样下去,到明年年底,我都还不上秦放的钱啊……” 秦放忍俊不禁:原来是借自己的钱开的店。 丘山给颜福瑞出谋划策:“要不然,请司藤小姐跟秦放说说,宽限一下。司藤小姐的话,秦放会听的。” 颜福瑞深以为然。 “今晚上我就去见司藤小姐,帮我准备点礼品,对,太太口服液……” 如果在这个世界的无知无觉深度昏迷,换来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一团朝气风生水起,好像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 风大起来。 西竹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。 秦放说:“回去吧。” 司藤有点怅然:“一个个的,都走了。” 她看秦放:“你呢,会不会哪天不说一声,忽然就跑了?” 秦放反问她:“如果我跑了,你会去找吗?” “找,找到了,打断腿,就再也跑不了了。”

    2018-05-01 00:37:35
  • 用户名
    浮华一指流沙

    镜子里,一个面目平淡的年轻女人,眉眼轻细得像是潦草点画上去的。 西竹的额头发汗。 有人从屋里出来,是个中年女人,头发齐整绾在脑后,盘扣的褂子、阔脚裤。 她说:“你就是这两天替我的姑娘吧?” 西竹茫然:“什么?” “秦先生让我休息两天,这两天会有人来帮我顶班,就是你了?” 秦先生?是秦放吗?他老早知道了她会来? 那个中年女人拉她进去,吩咐她要做的活儿,洒扫、熨烫、给花浇水、给鱼喂食。 西竹的脑子乱成一锅粥,连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。 她的脸,是在什么时候产生变化的?进了这个院子之后吗? 她对这个院子,忽然生出莫名的恐怖来,跌跌撞撞,逃也似的,离开。 路上,她再一次拿出镜子来看,如释重负。 这一次对了,是西竹,熟悉的眉眼,漂亮到让人咋舌。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,连小伙伴都猜:“你不是你妈妈亲生的吧,你这么漂亮。” 西竹回望那个院子,山上起雾了,蒙蒙的,罩在院子四围,缓缓地飘,像幻境。 这一路,奇怪的事情逐渐发生,每个人、每一张脸、每一句话,都让她如坠云里雾里。 就此掉头,回家吧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。秦放,也只不过是幼年记忆中模糊的脸,能不能再次清晰,有那么重要吗? 她在原地站了很久,心底深处,忽然飘出一句话来。 到底意难平。 西竹把抹布拧了水,一下下擦拭那张红漆嵌珐面条几,动作笨拙,但认真。 擦拭的时候,她歪着头,看对面墙上悬挂的那幅画。 这画简朴之至,说简朴都是刻意褒扬了,平心而论,堪称拙劣,出现在这种地方,格格不入。 还有几句文不对题的题词。 白雪茫茫,残影慌慌。 夕阳照水,骨浮峰上。 又有一行小字:1946年冬,携妻、子游湖,戏作。 难不成是秦放的长辈? 又或者…… 她的心怦怦跳:是秦放吗?他或许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不会老,也不会死,避居在这样隐秘的院子里,精心地收藏一切带有回忆的旧物。 院子里有脚步声。 西竹全身一震,过电般,回头。 她看到一个男人走进来。 二十六七岁模样,身形挺拔,眉眼温和而沉静。 记忆里的那张脸,忽然清晰,和他重合。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,她搂着他的脖子,委屈地掉眼泪:“秦放啊,你卖了我,我再也不喜欢你了,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了……” 委屈的感觉,似乎从未断绝,绵延至今。 为什么不要我? 秦放也看见她了,微笑:“你来替张嫂的班?叫什么名字?”哦,对,她差点忘了这一出。现在,她只是一个面目平淡的年轻女人,手里拿着抹布,做着小时工做的活儿。 这不是她想的,她想光鲜漂亮地出现在他面前。 她攥紧抹布,低声回答:“西竹。” 说的时候,心跳得厉害,目光须臾不离开他的脸。 你会有印象吗?会记得吗? 他说:“好名字。” 又说:“司藤出去散步了,你去泡一壶茶,狮峰龙井,待会儿端到院子里来。” 泡茶?怎么泡? 西竹只会喝茶。 她急急地上网去搜。 狮峰龙井,多用玻璃杯,因为汤色碧绿明亮,香馥如兰。 水烧滚,壶盖突突翻着白气。西竹赶紧去掀,烫得丢开,玻璃杯又在哪儿?翻箱倒柜,没有。 手忙脚乱间,秦放进来了,像是早就预见到她的狼狈,微笑。 手把手教她。 ——“不要用玻璃杯,司藤不喜欢,用青花盖碗,托碟。” ——“沏八分满,一手托碟底,一手执杯耳。递给她的时候,屈膝、弯腰,要恭敬,茶碟最好举过头顶。” 西竹内心觉得反感:“为什么?” “我自己家里,也有阿姨,也有洒扫的小时工,彼此都尊敬客气,不会这样……” 秦放说:“你理当敬她一杯茶的。” 你理当敬她一杯茶的。 西竹那些不悦的情绪忽然冷却,她看着秦放的眼睛。 秦放还是微笑,提醒她:“都记住了?” 他转身离开,西竹在身后问他。 “秦放,你知道我是谁吧?我为什么理当敬她,我是不是欠她?” 西竹终于见到司藤。 春寒料峭,她却穿得少,宽松的棉麻衫裙、软底的鞋,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,慵懒而随意。 手里拎了根松枝,上头结着好大的松塔。 秦放迎上去,携了她手:“这么久?” 她说:“我在山里,自在。” “你是自在,活得像个谪仙人了。” 司藤把松枝给他:“闻闻,好香。” 秦放接过来,说她:“越发没长进,跟松鼠抢食吃。” 司藤笑,眉眼清泠:“小丫头来了?” “来了。” “那我该去化个妆。” 秦放说:“这样就很好。” “真的?” “真的。” 司藤不施脂粉很久了。 从前,总要精雕细饰,精致到一丝不苟,美衣华妆、珠拥翠绕,她自己都说,其实并不喜欢,她只不过是一株藤罢了。 那为什么又要那么修饰? 起初,是因为惶恐不安、没有底气。你不是人,却在人世讨食,于是务必要鲜亮,咄咄逼人、压人一头,毕竟先敬罗衣后敬人,是普世法则。 然后呢,声名鹊起,爱惜羽毛,端起的架子再也放不下去。别人会说,那是司藤啊,风头一时无两,逢敌从无败绩。 她理当光鲜体面。 什么时候开始有变化的? 是和白英斗个你死我活,左手和右手互搏,掌心和掌背反目。尘埃落定,心里荒草丛生,想想真是无趣。 再后来,得以和秦放重逢,寻了旧处住下,沪上、道士、白英、赤伞,当初你死我活的纠葛,都成了味道散尽的前尘旧梦。 那些她并不喜欢的、不在意的、不属于她的,一点一滴地,都远离了。 现在就很好。 如果不是西竹找来,过去的那些事情,她都快忘记了。 司藤说:“让这小丫头,给我敬杯茶啊。” 西竹走过去。 手一直在抖,捧着的盖碗托碟发出磕碰相撞的声音。秦放中途过来接住,说:“别打了盖碗,摔碎了,司藤该不高兴了。” 司藤看了秦放一眼。 “秦放总是给小丫头放水。” “有吗?” “有。” 秦放看西竹:“可能是心里总觉得对她不住。那时候,哭着喊着不让我把她送走。” 西竹的眼睛蒙上水雾。 果然他就是秦放,当年的那个秦放。 司藤伸手招她:“过来。” 西竹走过去,对司藤,她有一种奇怪的亲近。 司藤抬头看她:“听说,你快二十岁了。” 西竹不说话,看她,像在看自己。但又不完全像,司藤跟她不同,眼神、气场,甚至微笑。 她那么安静,像是飓风席卷而来、泰山崩于眼底,都始终能临渊峙岳。 “你想问什么?” 想问什么? 其实有好多话想问。 ——为什么,秦放不会老? ——为什么进到这个院子,我的脸就变了? ——为什么你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? ——我是谁?从哪里来?父母是谁? 千头万绪,一时间反而无从问起了。 司藤提醒她:“不过你要想好,问还是不问。” 问还是不问? 西竹的脑子里翻江倒海。 她离家出发,目的那么简单,只是想要一个答案。以为很普通,以为即便有故事,也不过是家常故事。 可是,事情一点点地,向着无法掌控的方向滑去。 司藤说:“你问的话,我会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你;你不问,我就送你一个礼物,生日礼物。” 西竹犹豫了一下:“我能不能想一想?” 司藤说:“好啊,你慢慢想。” 她起身回房,经过秦放身边时,低声说了句:“你怕是又要给小丫头放水了。” 秦放失笑:“她是西西啊。” 那个曾经在他怀里抽噎着,哀求着“秦放,不要把我送走”的西西。 院子里,只剩了西竹和秦放两个人。 西竹问秦放:“我该问吗?” 秦放说:“这个问题,只跟你自己相关。” 他从边上的花树上折了根枝,屈膝蹲下身子,唤她过来。 西竹听话地走过去,蹲在秦放身边。 秦放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圆圈。 “这是你现在的生活,还满意吗?” 西竹咬着嘴唇,虽然不是十全十美,但……没什么不满意的。 秦放又在圆圈外画了个小圆圈,很小很小。 “这是你想知道的真相,可能无关痛痒,知道或者不知道,都什么关系。” 西竹点头。 她明白秦放的意思,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,那么重要吗?未必,只不过是从日历上的某一格,换到了另一格而已。 花枝触地,这一次,画的是个大圆圈,很大很大,大到她之前的生活,相形见绌。 “真相也可能是这样的,让你无法接受,甚至吞噬你现在的生活。这个问题,只跟你自己相关,你自己去选。” 西竹的手慢慢攥起。 “秦放,你当初,为什么要把我送走?” “因为想让你过正常的、普通的、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 秦放问她:“对邢家,还满意吗?” 西竹含着眼泪笑起来:“你为我,找了个好买家。” 邢先生接到秦放的电话。这么多年来,头一次。 他放下手边的活儿,带着太太飞蓉城,在青成景区门口接到西竹。 她刚刚逛完景区,累得气喘吁吁,抱住邢太太的脖子撒娇喊累。 邢先生小心看着西竹,问她:“西西,你还记得,自己来青成干什么吗?” 西竹咯咯笑:“爸爸,你怎么啦?我来玩儿啊,爬山啊。” 邢先生长长松了口气。 秦放没有骗他。电话里,秦放对他说,西竹是被收养的这件事,以后,邢家就永远不要再提了,西竹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个秦放叔叔了。 到底如何做到的,邢先生很纳闷,但他不想去问。 他觉得,人不用活得那么清楚,糊涂一点,说不定反而是福气。目光如炬,眼底纤毫不露,反而累,身累,心也累。 司藤目送着西竹一行离开,怅然若失。 她对着秦放叹气:“小丫头居然选择不再问,挺出乎我的意料。” 秦放问她:“要是你,会问吗?” 司藤想了想:“会问的。” 秦放说:“那是你。现在跟你说,你原身不是藤,是块石头,你也无所谓。但是西西不一样,哪怕你告诉她她不是真正的人,她都会夜不能寐。” 司藤叹气:“一点都不像我。” “怎么会像你,你让她在那样的环境长大,就注定她跟你截然不同。除了相貌,她跟你哪都不一样,她跟你是两个人。就像白英和你。” 司藤长长叹了一口气,轻声说:“有点累了。” 祛除小丫头的部分记忆,动用了妖力。可是,这大概是送给西西的,最好的生日礼物了。 秦放过来,伸手搂住她。 司藤把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,微微合起眼睛。 每次累了,她都会这样,倚着或者靠着秦放,休息一会儿。 她低声说:“因为西竹来,我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,很多人。” 比如…… 颜福瑞。 那一夜,在颜福瑞的病房。 王乾坤盯着颜福瑞,说了句:“你们说,昏迷了这么久的人,脑子里会想些什么呢?是一片空白,还是会像过电影一样,什么人都有?” 秦放没有说话,倒是司藤说了句:“那就去看看啊。” 王乾坤吓了一跳:“这还能去看吗?” 司藤说:“能啊。” “我们三个,加上颜福瑞,正好一桌麻将。” 麻将? 王乾坤想起很多年前,司藤威胁道门一干人时,也用过类似的说辞。 ——索性一起死啊,人多热闹,到了下头,还能凑几桌麻将。 司藤小姐,是真爱打麻将啊。 他们围坐床边,一个挨着一个,牵起手来。末了,司藤把手,轻轻摁到了颜福瑞的额头上。 王乾坤想着:老颜啊,老颜。 记忆翻飞,那个在蓉城车站牵着瓦房翘首等候他的颜福瑞,那个抱着电锯,气喘吁吁追得他魂飞魄散的颜福瑞。 一晃,都十几年了。 沙沙沙,翻书的声音。 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,紧接着,场景渐渐清晰。 青成山,蜿蜒的石板道,一阶阶地往上,山雾弥漫,好像还滴着雨。 三个人,慢慢地上去。空气中,弥漫着让人食欲大开的浓香。 前头,是“天皇阁”小庙,庙不大,香火旺盛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而出了庙的人,马不停蹄,右转,边上是…… 颜福瑞火锅店。 边上立着好大一个广告招牌,内容介绍是:巴蜀各色风味火锅、麻辣串串香,总有一款适合你! 下头是广告画。苍鸿道长打头,身后跟着青成山张少华真人、龙虎山马丘阳道长、齐云山刘鹤翔先生、柳金顶、沈银灯、丁大成,还有白金教授,所有人抱着双臂,自信满满。 广告语是:各大道门道洞诚意推荐! 进得店面,香雾蒸腾,正不辨左右,右首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。 “我日你个仙人板板哟……” 朝右看,六七岁的瓦房,怒目圆睁,扎根朝天辫,更添精神:“我师父在福利院当过大厨,啷个会用地沟油撒……” 话音未落,头上挨了个暴栗。一身西装笔挺的颜福瑞,训斥瓦房:“素质!素质!” 他边上,是戴着安全帽的宋工,正点头哈腰地,展开一张工程图给颜福瑞看。 颜福瑞大手一挥,说:“开发!必须开发!所谓拜水都姜市,问道青成山,我们一定要把青成山推向世界。宣传稿可以让我的老朋友王乾坤道长来写,他英语好……” 王乾坤笑起来,笑着笑着,眼睛就湿了。他问司藤:“司藤小姐,颜福瑞看不见我们吗?” “看不见,是我们来拜会他。” 管账的人出来了,捧着账本,拄着拐棍,摇摇晃晃,老朽不堪。秦放不认识,司藤轻声说了句:“是丘山。” 哦,那个只闻其名,不见其面的丘山。 颜福瑞看着账本,眉头深锁:“师父,这账不太好看啊,这样下去,到明年年底,我都还不上秦放的钱啊……” 秦放忍俊不禁:原来是借自己的钱开的店。 丘山给颜福瑞出谋划策:“要不然,请司藤小姐跟秦放说说,宽限一下。司藤小姐的话,秦放会听的。” 颜福瑞深以为然。 “今晚上我就去见司藤小姐,帮我准备点礼品,对,太太口服液……” 如果在这个世界的无知无觉深度昏迷,换来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一团朝气风生水起,好像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 风大起来。 西竹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。 秦放说:“回去吧。” 司藤有点怅然:“一个个的,都走了。” 她看秦放:“你呢,会不会哪天不说一声,忽然就跑了?” 秦放反问她:“如果我跑了,你会去找吗?” “找,找到了,打断腿,就再也跑不了了。”

    2018-05-01 00:34:45
  • 用户名
    浮华一指流沙

    她给秦放打了个电话,又通知了颜福瑞电话簿里的另一个人。 道长王乾坤。 那天,她在医院门口等,先接到王乾坤。那是个四十来岁的道士,真的道士,穿道袍、绑着腿、头上簪髻,吸引无数目光。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王道长寒暄,正尴尬间,一辆车在面前停下。 秦放下车,微笑,说:“王道长。” 王乾坤愕然,抬头看秦放,忽然恍悟,大笑着过来,说:“秦放,我们得有……” 他估算了一下:“十七八年没见面了吧?” 秦放点头:“杭市之后,就没见过了。” 王乾坤似乎有些怅然,顿了顿说:“真是太久了,好像……做了场梦似的。” 秦放说:“让你再见一下老朋友。” 他侧过身子,打开车门。 不知为什么,听到这里,西竹竟有些紧张。 她指着照片里站在秦放身边的女人,问:“是她吗?” 院长点头:“是她。” 自始至终,院长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脸。她戴着墨镜,长发披卷,把手递给秦放,从车里出来。 她身上有一种,可以让时间恍惚的范儿,总让人觉得,她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。 但是那个王乾坤道长,一下子就认出来了。 他瞪大眼睛,声音都有点发抖:“司……司藤小姐?” 司藤笑了一下,说:“小道士,你好啊。” 院长始终很纳闷。这位司藤小姐,年纪不大,却叫王乾坤“小道士”;更奇怪的是,王乾坤对她,很是敬畏。 西竹轻声问:“然后呢?” 然后,院长就不知道了。她只知道,三个人,一起进了颜福瑞的病房,在那里,待了整整一夜。 第二天早上,颜福瑞安详过世。 这一夜,都在干什么呢? 也许在回忆从前的故事吧。只有他们知道的,不为他人所知的故事。 秦放在哪呢?院长也说不清楚。 她提供给西竹一个账号,秦放的款子,定期从那个账号打过来。 账户持有人,名叫易如。 西竹向家里求助。大哥邢子豪很快把易如的住址给她发过来了,很巧,也在青成。 连带着一堆关于易如的八卦消息,譬如她年轻时出过事,四肢被人砍去,侥幸活了下来,开了一家家政服务的公司,与母亲孔菁华相依为命。 西竹打了辆车过去,到了之后才知道,所谓的公司,其实只是个小门面,不过生意很好,很多找短期工的中年女人进进出出。 西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有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蹲在门边的小凳子上剥豆角。西竹从边上经过,不小心带翻她盛豆角的小篮。 西竹忙蹲下身子帮她捡拾,一迭声的对不起对不起。 那个老婆婆抬头看她,目光相触的刹那,瞳孔剧烈收缩,整个人都顿了一下。 叫她:“司藤小姐。” 西竹愕然,纠正她:“我叫西竹。” 老婆婆看着她,目光中有畏惧,但渐渐地,又泛起奇怪的温情来,说:“你叫西竹吗?西西,你长大了。” 西竹心里咯噔一声:“你认识我?” 为什么说“你长大了”,你见过我小时候吗? 西竹紧张起来,抓住老婆婆的肩膀:“你见过我是吗?你知道我父母是谁吗?你……” 身后重重的两下顿响。 西竹回头,看到易如。 易如很漂亮,但脸上爬满不如意的皱褶。眉梢眼角,满满的心事。 她听到西竹说的话,说:“你叫西竹是吧,跟我进来。” 她转身往门面里走,笨重的假肢艰难地支撑身子,不协调、不方便,但她似乎无所谓。 店里很吵,墙上贴满了招工信息,哪家要做饭的阿姨,哪家要接送的短工,工资日结,包吃包住。好几个中年女人挨在一起,踮着脚仰头看,看到中意的,就伸手把剪成缕儿的联络条撕下。 她们的生活,像这门店的空间一样局促。 易如就在这叽喳的议论吵嚷声中,弯下身去,抽开桌子最底下的抽屉,拿出一个铁盒。 盒盖打开,里头有一封封着的信。 这么大的空间,只给这一封信,珍而重之。 接过来,反面有红泥的泥封,弯弯绕绕,像妩媚的藤条。 易如说:“我不知道秦放在哪里,他只留下一封信,说,给西竹。” 说这话的时候,她眼睛盯着泥封,目光里有渴望,也有失望和怅然。 西竹有点不安,觉得自己窥探到了她的什么秘密。 她问:“你没打开看过吗?” 易如说:“我打不开。司藤的藤戳,别人是打不开的。” 打不开?西竹不理解,不就是普通的泥封吗?轻轻一撕,就开了。 离开的时候,她犹豫了一下,问易如:“你是不是也在找秦放?信封里有地址,你要记下来吗?” 易如摇头。 她其实早就想通了,心里没有你的人,你找,或者不找,陪伴他,或者不陪伴,都没有分别。 西竹又问:“秦放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 易如说: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我会为他保守秘密的。” “那司藤呢?” 易如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。 她说:“你为什么不去照照自己的脸呢。” 信里的那个地址,就在眼前了。 是在青成山附近,旧式的小院子,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一路延伸到阶前,屋后是密密的丛丛修竹。 伸手去叩门,门没关,吱呀一声就开了。 贸贸然进去似乎不好,西竹惴惴地,问:“有人吗?” 没人应答。始终杵在门口也奇怪,西竹犹豫了再犹豫,迈步进去。 幽静雅致的院子,中央有个葫芦状的水池,里头种着绿萝风信子,碧绿茎秆间三两橙红锦鲤,风过,檐角的风铃叮咚作响。 一律为他说般若,叮咚叮咚叮叮咚。 这场景,西竹总觉得似曾相识。 她晃晃脑袋,想把这个荒唐的念头撇出去:怎么可能呢。 西竹走过院子,促狭似的朝水里瞥了一眼,再迈开步子时,忽然停住了。 水里,映出她的影子来,那不是她的脸! 她惊惶地去摸自己的脸,拿出了镜子来看,慌得两手发颤。

    2018-05-01 00:33:45
  • 用户名
    浮华一指流沙

    邢先生说:“我也有这个担心。但是秦放说了,只要有人陪同,西西是找不到他的——要么不找,要找的话,就要独自上路。” 西竹说:“没关系的,我都快二十岁了。” 二十岁,搁着古人,已经成家立业、功成名就,难道她连独自出趟远门都不敢吗? 她看餐桌旁的每一个人,眼神热切得让人不忍心拒绝。 邢子豪说:“但是西西,你要想到一个可能。 “你五岁来到家里,现在,快十五年了。也就意味着,那个地址,也快十五年了。” 西竹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。 现在不是从前了。从前的时代,什么都慢,十年、二十年,除了人老些,其他都还是一个模子;现在不同,一两年,都是翻天覆地。 那个地址,很可能不在了。秦放叔叔,她也不一定能找到。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? 她盯着那张字条,把每一个字都牢牢烙在心里。 她说:“总之我要试一试的。不管能不能找到——试过了,我就心安了。” 邢太太帮西竹收拾行李。 什么都想往里装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连喝的水都往里放。 外面的水不干净,这个超标那个超标,喝了对身体不好。 西竹失笑:“妈,我一个人,拎不动的,拖着都好沉。” 哦,对的,怎么忘记这个了。 邢太太又赶紧把东西往外拿。邢先生笑着过来,说:“拖着行李,一看就是外地人,引人注目。西西背个小包就行,带上卡、现金和手机就好。” 又说:“记得随时发信息回来报平安。爸爸待会儿给你发个通讯录,是沿途各地爸爸有交情的朋友,万一有什么事呢,就打电话向他们求助,不要不好意思,尽管麻烦他们。” 这才叫儿行千里母担忧呢,她要走的一步一步,他们都提前帮她走过,细细丈量,清走路上每一块土坷垃。 西竹的眼睛有点发烫,有一瞬间,为了不想让父母担心,几乎都想放弃去找秦放的念头了。 临睡前,她把那张字条折好,放在床头柜上。 躺下了,又不放心:那张字条轻飘飘的,万一飘走了怎么办? 于是又爬起来,找了杯子压住。 做了个梦。 梦里,她还只四五岁,哭得很伤心,死死搂住秦放叔叔的脖子,问他:“秦放,你是要把我卖了吗?” 秦放转头看她,说:“你自己说,西西,我是不是给你找了个好买家?” 她被问得瞠目结舌。 是啊,父母很好,哥哥很好,一切都好。 但是啊,怎么说呢,总觉得缺了什么,到底是意难平。 梦里,她轻轻叹气。 黑暗中,那张压在杯子底下的字条,慢慢地褶皱、蜷缩,忽然起火。点点的火星,瞬间就成了灰,四下散去。 西竹醒来,发了好大的脾气。 早餐桌上,她恨恨地,盯着每一个人看。 邢先生说:“不是我,爸爸亲手把那张字条给你的。” 邢太太拍她的手背:“西西,肯定不是妈妈,妈妈昨天给你收拾行李的,你都忘了?” 说完了,伸出手指,狠狠点戳邢子豪和邢子俊:“包准是这两个小鬼头!” 两兄弟张口结舌,一个脸上写了个冤,另一个脸上现了个枉。 西竹说:“以为把字条拿走,就难得了我了吗?我告诉你们,我已经倒背如流!倒背如流!” 旅程很顺利。 其实也不可能不顺利。邢家人虽然不能陪同,但是一切都给她安排好了:一张机票直飞蓉城,下机之后,订好的车来接,直送字条上的地址。 真奇怪,那是一家福利院,阳光福利院。 院长还在开会,西竹被领进接待室等。 接待室的墙壁上,仿纪念馆的格式,图文并茂,追溯福利院的起源,如何艰难起步、如何得到好心人资助,又列出了这一期间,值得纪念的、为福利院做出贡献的优秀员工。 打头的叫颜福瑞,是阳光福利院曾经的食堂大厨。 照片上的颜福瑞,五十来岁,手里掰着青菜,奇怪地绾了个道士髻,向着镜头,笑得灿烂。 生平简介让人唏嘘:大概十五年以前,一次意外,从楼上摔下时撞到了后脑,昏迷后一直没有醒。两年多以前,在医院过世。 底下配了张葬礼的照片,墓碑前,站了寥寥几个人,兴许是福利院的工作人员,但有一对男女明显不同。 西竹仔细去看,那男人身形挺拔,穿黑色大衣,只被拍到侧脸,轮廓鲜明。 身边站着个同样穿了黑色大衣的女子,黑色高跟鞋、墨镜、长发,朝着镜头侧脸,似乎在跟身边的男人说话。 “邢……西竹小姐?” 西竹赶紧回头,自己看得太过入神,连院长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有留心。 院长五十来岁年纪,长得富态,笑容可掬,是小朋友们喜欢的类型。 西竹点头。 “你来找秦放?秦先生?” 西竹有点激动:“你知道他?” 院长笑起来:“秦先生对福利院帮助很大,几乎每两年都有一笔大的款子进来。” 说着上前两步,指了指西竹先前看的那张照片:“喏,他就是。” 他就是吗? 西竹的心怦怦跳,看得目不转睛,又觉得奇怪:“他看起来好年轻。” 院长感慨:“时光对某些人分外慷慨。我只见过秦先生几次,他似乎从来没有变过。” 见过几次吗?这已经足够让西竹羡慕,她已经十五年没见过秦放了。 她指着秦放身边的女人:“这是他的……” “朋友,或者女朋友吧。”院长微笑,“秦先生没有给我做介绍,事实上……” 该怎么说呢,院长不知道从何说起。 事实上,她对秦放的认识,也仅限于那几次会面。 而那几次,都是为了福利院的颜福瑞颜大爷。 颜福瑞昏迷入院之后,秦放出现过一次,对她允诺会定期资助福利院,只有一个要求:希望她们好好照顾颜福瑞。 然后他就没有露过面了。定期地,款子会从银行账户打过来。 颜福瑞的情况一直稳定,稳定得无知无觉,以至于终于收到医院的弥留通知时,院长忍不住舒了一口长气,想着:这颜大爷,总算是解脱了。

    2018-05-01 00:33:06
  • 用户名
    浮华一指流沙

    西竹二十岁生日前两天,晚餐的时候,邢先生特意问她,想要什么礼物。 想要什么礼物呢? 邢家是大富之家,能用钱来计价的好玩意儿从来不会短了她,从不存在那种苦苦巴望、长久等待。喜欢了什么,眼眉一抬,就有人买了送来,或者是养父养母买,或者是两个哥哥买。 她还缺什么呢? 她聪明、漂亮、家境富裕;父母疼、哥哥宠,裙下从来不缺爱慕之臣。学校里有帖子专门八她:那个邢家的白富美,四个字,人生赢家。 多少人羡慕她的人生。 还想要什么礼物呢? 邢先生温和地笑:“西西,一家人,别客气,想要什么,尽管说。” 客气?她怎么会客气,客气的是邢家人,从小到大,待她如同贵宾。朝夕相处那么久了,邢太太待她还是那样小心翼翼,生怕一眨眼她就飞了。 所以,她要说的话,一定要斟酌再斟酌,不能触动邢太太敏感的神经。 西竹说:“爸爸,你能不能安排我,见见秦放叔叔?” 怕二老多心,她急急解释:“生亲不如养亲,我永远是您和妈妈的女儿,只是,人之常情,我挺好奇我从哪里来的,我也想知道,我真正的生日是哪一天。” 她现在的生日,是以送到邢家的日子为准的。 餐桌上陷入短时间的寂静。 顿了顿,大哥邢子豪说:“爸爸,西西说得也有道理。” 是的,西西到邢家时已经记事,她不是两三岁的小女孩,熟悉了新的环境之后就能把前事完全勾却。她记得秦放,那个始终带着温和的笑的,对她细心呵护的叔叔。 有一次,她偷偷跟邢子豪说:“大哥,你说那个秦放,会不会是我爸爸啊?” 人就是这样,你不给她答案,她的臆想就如同长出翅膀,自己给自己描摹一万一千个答案,每个都那么真。 她还缺什么呢? 不过缺一个问题的答案罢了。 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为什么不要我?为什么这么多年,从来也不来看我? 邢先生沉吟:“秦放……” 秦放把西竹送来的时候,曾经明确对邢先生表示过:不会再来看西竹。 邢先生其实很感激这一点:收养家庭,是想接纳一个孩子成为家人,而不是跟另一个家庭攀缘结亲,面对这个孩子千丝万缕的前情。 但他还是多问了一句:“如果她吵着闹着,一定要见你呢?” 秦放说:“如果是小孩子的那种吵闹,你们自然有办法应付;如果她长大了,记起前事,或者想追根溯源寻找身世……” 秦放留下一个地址。 邢先生把那张字条翻出来,折叠得整齐,时间太长,纸张有点变黄、发脆。 岁月就是这样,无声无息地,侵蚀每一样东西。 西竹居然有点紧张,她伸手接过来,小心地展开、铺平。 那个地址,在川地,青成。 邢先生说:“秦放当时说,如果你一定追问,就把这个地址给你。但是,他有一个条件。” “只能你一个人去。” 二哥邢子俊反对:“那不行,西西一个人出远门,出了事怎么办?外头坏人那么多。” 坏人。 对西竹来说,坏人只存在于“外头”、书里、屏幕里、想象中。 她的实际生活里是不可能有坏人的。邢家给了她公主的水晶透明罩子,连照进来的阳光都要过滤。

    2018-05-01 00:31:32
  • 用户名
    慢热

    ~感觉賊平淡,平淡到让人温馨

    2018-04-23 00:18:33
  • 用户名
    容家阿楚,楚家阿止

    和半妖倾城像吗?

    2018-01-29 20:03:57
  • 用户名
    蓦然回首

    跟作者过来的,这本没有一口气读完的吸引力

    2017-12-24 20:46:06
  • 用户名
    逆九

    如上

    2017-12-22 12:01:52
  • 用户名
    他山之石

    这书文笔超赞的啊,只是有个问题一直很纠结:司藤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取别人的妖力呢?取沈银灯的妖力原因是她要从没有妖力的半妖成妖,那她重新精变后只是想快点长大才非取竹妖妖力吗?妖的一生那么长,她可以修炼啊?这一点一直不明白。

    2017-10-06 01:31:31
  • 用户名
    季念

    好看!司藤从来不想考虑爱情,为了不受感情困扰,跟白英分裂,对秦放冷淡,结果等她孤零零一个人回到深山老林里,只有秦放不求回报的守候她,她也终于做回自己,可以面对自己的感情了。

    2017-09-04 18:09:26
  • 用户名
    浮生未歇

    我觉得这样的结局挺好的,司藤和秦放相处还是很萌的。😊

    2017-08-08 21:38:35
  • 用户名
    秋徯╮

    不说他虽然有了妖力但是还是会老会死吗 那多年以后秦放死了司藤怎么办?

    2017-07-31 19:15:17
  • 用户名
    缘起如风

    看我这个真感觉这作者这的不错。

    2017-06-26 02:44:14
  • 用户名
    随弋

    以前看书巴不得自己一口气看完,现在不把剧情知道都不看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2017-06-17 19:19:04
  • 用户名
    Caroline

    七年多的书龄了,看到这本书原本以为很言情,看了几章发现原来言情是辅助。整个文的逻辑和情节环环相扣,非常的吸引人。希望作者可以出更多此类精品的书。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

    2017-06-14 16:54:33
  • 用户名
    加菲爱阿里

    怎么觉得内容怪怪的,看不懂呢?!!是我只看了开头的原因??

    2017-04-08 22:31:14
  • 用户名
    宇宙最帅侯婷婷

    妈蛋的,当初司藤也是喜欢过人的,为什么就是对秦放那么冷淡啊!!!!到了最后,两个人的才算真正牵上的时候——完了!!!!!!特么的我想看两个人谈恋爱的好不好!!!!!难过!!!!!好气哦!!!!不开心!!!!!作者太坏了!!!!!

    2017-03-27 03:15:01
  • 用户名
    初/

    在现在还是觉得挺独特的,可看

    2017-03-18 21:43:51
  • 用户名
    SummerSolstice夏至未至

    一开始的安曼,先不管她后来怎么样,得到什么报应。但她确确实实从一众女人中脱颖而出,成功的拐上秦放和她结婚。又帅又有钱又专情的男人,啧啧啧,有时候不得不羡慕嫉妒恨这些妖艳贱货,有手段有心机,就是有本事让男人娶了她宠着她

    2017-03-03 17:15:48
  • 用户名
    唐憬菡

    八卦灯灭了代表什么啊?

    2017-02-18 07:31:08
  • 用户名
    Nina

    半妖司藤,要多些番外就更好了

    2017-02-04 13:20:16
  • 用户名
    小笨猪

    我喜欢

    2017-01-06 12:41:10
  • 用户名
    夙锦疏漪

    书架满的悲哀。

    2016-12-09 19:36:35
  • 用户名
    闻香

    哈哈,好喜欢这本书啊从来没有写过书评,因为看得特别开心来看吧

    2016-12-03 20:19:21
  • 用户名
    若如初见

    看着有些地方很好笑,尤其是颜道士!哈哈哈哈哈…

    2016-11-23 01:34:00
  • 用户名
    真猪奶茶

    如图

    2016-11-18 23:58:38
  • 用户名
    暴走全球的小菇凉

    《半妖司藤》 刚开始没看到司藤的时候感觉有点乱,但是司藤一出来剧情就都出来了!!!好看!!!

    2016-11-06 16:14:54
  • 用户名
    登楼

    感觉这个有点无聊

    2016-11-05 15:25:46
  • 用户名
    沐沐

    唉 你们怎么都说好看呢 感觉好乱啊- - 看的好累 看了一大半了 0.0 看来是真的不适合,弃了

    2016-10-24 22:00:39
  • 用户名
    待我长发及腰

    ,,,,,

    2016-10-22 03:42:40
  • 用户名
    登楼

    本人胆小鬼看怨气的时候受到了深深的伤害……七根凶简看了一点不敢看了 所以想知道这本……😳

    2016-10-18 20:17:03
  • 用户名
    萌菜

    见标题

    2016-08-14 14:25:00
  • 用户名
    兰玉折

    难得遇到这么好看的小说

    2016-08-11 19:56:55
  • 用户名
    ssr

    值得一看,有水平。

    2016-08-11 10:17:27
  • 用户名
    祁祭ζ

    ????

    2016-08-07 21:25:22
  • 用户名
    依旧眉眼如初

    。。。

    2016-08-01 16:39:44
  • 用户名
    Mandy

    不是我的菜,实在看不下去

    2016-07-19 21:42:35
  • 用户名
    纷色暮每

    很好看,友情推荐。

    2016-07-19 13:38:15
  • 用户名
    Mandy

    是恐怖片吗?貌似看简介,评论,尾鱼的书都是恐怖的?

    2016-07-16 13:01:54
  • 用户名
    冷妆°

    人生在世一定要有梦想。大爱司藤O(∩_∩)O

    2016-06-29 16:16:45
  • 用户名
    😌

    我挺喜欢了😍

    2016-06-29 11:30:31
  • 用户名
    尧阿尧阿尧🖐🏻

    看了文案,智商有限,理解肤浅,所以想听大家简单概括一下讲了个啥?言情方面写的咋样?和鱼总的其他两本比较如何?

    2016-06-25 13:00:31
  • 用户名
    默以生萧

    半妖司藤,看到结局鼻子很酸,忍了三四次没让自己眼圈红到滴出水来。冷静下来,秦放如果不是那么有钱,事情的发展也可能会更多的波折。司藤的运气很好,有秦放这么温柔的男人,有颜福瑞这么解闷的朋友。可能也是人生的一种写照,朋友无须多,一个至交足矣,情人不在精,一个秦放便能幸福的活下去。

    2016-06-17 07:34:27
  • 用户名
    初见你

    如题

    2016-06-02 15:41:45
  • 用户名
    うRóηg~

    我刚刚看完怨气撞铃,很好看,但是好恐怖,吓死了,这个吓人不

    2016-05-17 17:23:03
  • 用户名
    辻弍鈅

    能不能补点让我们啊,太难舍难分了,

    2016-05-02 14:48:54
  • 用户名
    九黎珩

    好多疑问啊疑问!陈宛和沈银灯什么关系呀?司藤以前喜欢的人说谁?结局怎么样啊?

    2016-04-30 13:49:59
  • 用户名
    九黎珩

    好多疑问啊疑问!陈宛和沈银灯什么关系呀?司藤以前喜欢的人说谁?结局怎么样啊?

    2016-04-30 13:49:39
  • 用户名
    友人A

    前面描绘的后面一点点推翻,很有意思情节设定,但是却看得我后背发凉😳 书做的很漂亮,特地去买了实体书

    2016-04-17 23:29:44
  • 用户名
    不遇。

    大半夜的…前十来章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…原谅一个胆小的女汉子…😂😂

    2016-03-15 02:06:36
  • 用户名
    我知道你神经

    在一起了吧。

    2016-03-14 22:06:14
  • 用户名
    G司令 @

    作者的怨气、凶简、司藤都看了。还是比较喜欢司藤的女主

    2016-03-13 22:18:45
  • 用户名
    高举忘羡大旗

    司藤死掉的宝宝是谁哒?我才刚开始看、、、、

    2016-03-05 17:58:45
  • 用户名
    〃臉紅紅ぃ

    好久没有看到入迷的小说了,推荐推荐。

    2016-02-25 15:58:26
  • 用户名
    爱久莉子

    看个小说还能被剧透电影…致命ID正想看呢!

    2016-02-14 09:01:22
  • 用户名
    十方春秋-

    智商太低了(*/ω\*)

    2016-02-11 01:04:52
  • 用户名
    Aika_Hoshi

    只是好感吧。 或许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。

    2016-02-09 04:34:09
  • 用户名
    行走人间不睁眼

    作者写的很好,很好,特别好,但是我再也不会看她的文了😭

    2015-12-30 09:55:37
  • 用户名
    行走人间不睁眼

    半夜看得我毛骨悚然😭

    2015-12-30 02:33:25
  • 用户名
    偃戈L

    很好看很好看的小说。

    2015-12-10 21:54:33
  • 用户名
    和月折梨花

    居然看到了都江堰青城山,,都江堰的路过

    2015-11-04 23:16:21
  • 用户名
    、颜色

    内容好混乱,章节好多重复,

    2015-10-25 19:28:35
  • 用户名
    非著名纠结帝

    这个看脸的世界啊,男主要是没钱没脸,妖能喜欢上他? 司藤要是个体重300斤的树墩妖男人会追着她到深山老林?

    2015-10-08 00:49:42
  • 用户名
    超级小卖BU

    不甜 有点情节还挺吓人的 但是真的很好看

    2015-09-05 03:05:47
  • 用户名
    じ糖☆淩

    但是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,男女主虽然说算是在一起了,但好歹多一点番外啊,看的我好揪心(ฅ>ω<*ฅ)。期待落空😌

    2015-09-01 17:49:50
  • 用户名
    小柏

    要是改编成电视剧估计也会很好看

    2015-08-07 22:39:52
  • 用户名
    柚子不犯懒不冲动

    一天时间看完 这部小说还不错 不拖沓 也新颖 好吧 至少我看的这类小说不多 ,之前以为是民国时期的 就一直放着没看 后来恰好看了一点《百年家书》觉得民国也不错 ,哪知道 那只是引子 总的说来 推荐

    2015-07-22 23:00:07
  • 用户名
    花卷

    我看小说不喜欢看个头就能猜身和尾的,这本书中间断追过两次,今天看到是完结的,果断续追,一口气看完了。

    2015-07-15 23:05:10
  • 用户名
    绾_漓

    高冷御姐司藤好迷人,可是男主叫什么来着 我怎么已经想不起来了…

    2015-07-10 00:16:21
  • 用户名
    清溪

    怨气撞铃 七根凶简 好看

    2015-06-19 16:03:05
  • 用户名
    夕曦

    哇咔咔

    2015-06-13 22:59:26
  • 用户名
    我就是在想你

    每次我都想一下子看完,虽然我是男生但是这种言情小说好好看,😭每天都要看到凌晨,书太短了

    2015-05-26 00:39:12
  • 用户名
    与携

    2015-05-06 15:00:50
  • 用户名
    MEAN

    赞一个 好喜欢

    2015-04-17 20:21:01
  • 用户名
    化影随蝶

    看了这本书以后,突然爱上这类题材了,可以找不到,谁给推荐两本啊~

    2015-03-29 18:14:03
  • 用户名
    卡瑞娜

    新颖的题材好看

    2015-03-02 15:15:26
  • 用户名
    实习医生小V

    可能是我看书没看全,我怎么有点没弄懂啊,白英的孩子不是死了么,怎么变成秦放的爷爷了?!当年白英怎么和秦放的太爷爷联系上的?秦放又为什么要去磕头还愿?秦放的太奶奶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不是说是个孤女么,怎么还有了弟弟家族神马的??求解惑!!('・ω・')

    2014-11-24 19:38:07
  • 用户名
    草莓酱哟

    求多多的番外和JQ!

    2014-11-23 21:42:40
  • 用户名
    暮色尔尔

    果然没有言情•……•

    2014-11-04 13:34:11
  • 用户名

    再也没见过 太悲了啊

    2014-11-04 10:33:50
  • 用户名

    有点期待女主和男主感情互动,现在太慢热了

    2014-08-31 22:36:44